首页 >> 科幻

活在诸天 第三百一十五章至强血脉

上一章← 章节目录 →下一章2020.01.14

活在诸天 第三百一十五章至强血脉

??B?7?KmNv??M?r?ǔ?p?A???z?????oN:?0??m?a"?g-??……”

嘹亮的龙吟声中,四方精气如潮水般涌入巨龙的身体,佛土之中无数奇花异草枯萎。

本就源于灵气巨龙的灵气被它轻易的吸收,甚至于土地都在变成沙漠

活在诸天  第三百一十五章至强血脉

本来美好如同人间仙界的佛土,此时正在化为死地。

怀仁脸色无比苍白,左臂直接消失,被巨龙锋锐的龙角掠过,直接化为血雨,暴散在天空之中。

这还是他见机得快,要不然的话巨龙的龙角就要洞穿他的胸膛,恐怕他整个人都要爆散在空中。

可怕的天魔也随着灵气巨龙而杀戮,灵气巨龙只是想要疯狂的毁灭周围的一切,完全被疯狂和杀意充斥了脑海,本身却没有造成太大的杀戮,完全是由本能在控制。

而隐藏在灵气巨龙身边的天魔才是真正的侩子手,任何光头被他盯上都只有死路一条。

周身无边的魔气化为一道道可怕的剑气,将一个又一个僧人钉死在大地之上。

佛子的鲜血染红了佛土,神王以下的存在都不是灵气巨龙的对手,即便是神王境界的强者,在灵气巨龙庞大的能量面前有些不够看。

浩荡的佛土被最为神圣的神龙和最为邪恶的天魔肆虐,长达百丈的神龙周身散发磅礴的灵气,纵横捭阖之间无一合之敌。

散发的滔天魔气的天魔完全就尾随在灵气巨龙身后,直接收割一条又一条鲜活的生命。

张亮一双眸子越发通透,近乎要将天魔的身躯洞穿,他能够感觉到天魔躯体之中有一种至强至圣的血脉。

正是这种独特的血脉才能够让贴膜拥有不灭之躯,根本无法埋葬,即使天魔并没有达到真正的逆天级。

天难灭,地难葬,更多的是源于一种精神传承,一种可怕的魔性血脉。

天魔躯体的最深处,甚至于纠结在他的神魂之中,有一丝丝可怕的魔性血脉,这种血脉甚至已经构成了法则,是一位至强者留下来的。

即使是以张亮的源天神眼都无法将其洞穿,那股血脉蕴含着一股可怕的力量,张亮甚至觉得双眸剧痛,体内的魔性隐隐被调动,有丝丝黑色的魔性涌现在他的眉头。

“独孤败天果真强的不可思议……这样的层次已经可以比拟遮天世界的红尘仙了吧……”

张亮强行移开了的目光,天魔神魂深处那可怕的血脉竟然隐隐要将他的精神都吸入其中,他能够感觉到自身的精气神都在消散。

独孤败天的血脉有着极端可怕的效果。

模糊之间,天劫之中那道持着似刀非刀,似剑非剑的身影在那血脉和规则纠结之中重现,一双黑色的魔性眸子盯上张亮,让张亮心头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惧。

在那一瞬间,体内的生死图几乎都不稳,魔性和神性力量都咆哮着要冲出。

好在那道魔性般的身影在看到张亮之后,似乎停顿了一下,张亮甚至看到那道身影嘴角似乎露出了一丝微笑,模糊间似乎朝他点了点头,而后就此消散。

在那一瞬间,天魔隐隐也有了感应,竟然一下子停顿在原地,滔天的魔气都剧烈波动。

“父亲……”

强烈的喜悦和复杂之情弥漫,天魔传出巨大的精神波动,其体内的复杂情感,让张亮都可以清楚的探知。

佛土之内无数僧人惨叫,被强大的神念和魔气攻击,当场倒地不起,鲜血狂喷。

天魔却没有了下一步动作,任由灵气巨龙四处肆虐。

“刚刚我的血脉在呼唤,是你吗?父亲……”

如天魔这般魔性的存在,此时语气竟有些哽咽,更是在低声地喃呢,也只有张亮这般存在才能够清楚地感应。

天魔的神念波动少有的消弱了下去,可怕的魔性在渐渐消弥,天魔残躯之中的那丝残念更显混乱。

滔天的魔气混乱了片刻之后,又重新开始聚集,张亮能够感到天魔凝聚成实质的神念朝他所在的地方看了好几遍。

又回望遍地尸骨的佛土,然后天魔就带着他的残躯直接掉头而去,头也不回的远离佛土。

滔天的魔气如同潮水般退却,空留崩碎的灵山和满地的尸体,其间还有无数勉强存活下来的强者,在哀嚎咒骂。

百丈长的灵气巨龙仍然在肆虐,却没有多少灵智,被佛土的强者掌控。

有一些顶尖强者自行的吸引灵气巨龙的注意,让灵气巨龙越来越偏离灵山佛祖闭关所在。

西方佛土几乎成为了一片废墟。

废墟之上,有人在哭嚎,有人在惨叫。

而佛祖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,不知道身在何方。

“佛祖,你抛弃了你的教徒吗?”

“我佛呀,我已经到达西方净土,可是为何却无法到达极乐世界。”

“难道是我的信仰还不够坚定?因此我佛才让我承受如此多的苦难,等到有朝一日顿悟,然后超脱吗?”

“可是这实在不该啊!三千佛子近乎全灭,灵山崩塌,这世间还有什么是不能毁灭的吗?”

有人的信仰几乎崩塌,双眸之中满是迷茫,被佛土尸山血海般的可怕场景深深刺激,近乎入魔。

“如此血海深仇不能不报,即使是天魔,未来一日都要将他挫骨扬灰。”

“阿弥陀佛,这世间魔根深种,我佛土镇压魔头无数年,他日定当迎来更加可怕的报复啊!”

“佛祖以大慈悲镇压此魔,却让佛土承受如此可怕的魔灾,难道天要灭我佛门吗?”

灵山的崩塌让很多人受到了深深地触动,有大群僧人双眸血红,多年苦修化为一旦,心中滋生出可怕的杀意。

张亮将这一切望在眼中,心中并无多大喜悲,反而有了更深的领悟。

神魔本就一体两面。

当年青禅古佛于强大的实力将天魔残躯镇压在灵山之下,而今天魔破封,佛土必然就要受到这样的灾难。

而灵气巨龙更是被佛门的强者以大法力强行拘在灵山之地,几乎让西方佛土上千万的土地化为一片死域,只有灵山化为人间仙境。

这般强行掠夺天地的手法自然会让天地灵物生出强大的怨气。

在神墓这方世界,魔性占据主导,强者肆意纵横。

这些在大地之上哭泣的佛门弟子掠夺了这片大地方圆千万里的气运,造就了这一方净土。

他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又何曾考虑其他生灵的想法。

在这片天界的土地之上,不知有多少生灵在淘汰。

亘古未曾改变的法则就是强者生王,适者生存。

不够强大的存在,早已湮灭在历史之中,连一个浪花都无法泛起。

这些得道高僧之前一个个都高居天上的宫殿之中,心中满是慈悲,灵山仙鹤飞舞,灵猿清啼,让很多人都生出向往之心。

那时的任何一位得道高僧心中都充满了神性的光辉,而今却被魔性笼罩。

“神性和魔性皆根植于人的身体之中,根本无法拔触,因为顶尖的佛祖可以在一日之间化魔,最为可怕的魔头却能在一日之间顿悟,成为无上的佛祖。”

看着大地上混乱不堪的一幕,张亮不由感叹。

“只是佛祖拯救不了这个世界,逆天终究需要由绝世大魔来完成。”

永恒森林之中,一块墓碑在呼啸怒吼,无边的魔影在其身旁环绕,有涛天血海在其中浮现。

澹台圣地之下,有可怕的魔影对月长啸,在月下徘徊,口中喃呢着莫名的魔音。

拜旦圣城之下,一根指骨通天彻地,十八层地狱之中的无数魔头哀嚎,被其镇压,在其中瑟瑟发抖,甚至于不敢怒嚎。

一个个纵横人间界,绝世大魔头,现在都无比乖巧,温柔的不像话。

有微不可听的魔音不断传出。

“……由魔而死,由魔而生……”

声音渐渐高昂清越,甚至于在拜旦圣城之中的每一个人心中响起,无边的魔威滔天

上一章← 章节目录 →下一章
友情链接